关灯
护眼
字体:
医统江山
终章[2]
搜索小说 目录 下**页
   中看到姬飞花的倩影。

    李无忧道:“这件事怪我,其实魅影并没有想象中强大,七七之所以能够恢复,得益于天命者强大的基因,如果当时我可以多一些时间,就能够想出克敌制胜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胡小天摇了摇头道:“这就是命,就像命运将我们扔到这个世界,又安排我们无意中做了拯救世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无忧道:“我始终在想,魅影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复杂,她可以分裂,可以组合重聚,她有主观意识,有创造力,可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必然会有善恶的两面,因为任何智慧生命都注定不会是单纯的。”

    胡小天道:“她已经消失了,现在应该已经永远留在了暗黑纪。”说起这件事内心不由得感到隐痛,和魅影一起消失的还有其他人,还有姬飞花,就算他们还活着,也无法摆脱那巨大的黑洞,在黑暗中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李无忧道:“魅影既然一部分被禁锢在地宫中,一部分可以幻化成为凌嘉紫、霍小如,会不会她还有其他的分裂体活在这个世界上呢?”

    胡小天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李无忧叹了口气道:“兴许我现在说这种话已经为时太晚,可是魅影应该远没有达到她最为强大的状态,即便是将她留在这个世界上,或许也制造不出太大的危机,更不用说毁灭世界。”

    胡小天道:“生活总得继续,我们不能终日活在过去的阴影中,应该学会向前看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无忧愣了一下,旋即又笑了起来:“你能这样想,我很欣慰,不过我听说有人正在集合能工巧匠研究从皇陵中带出的逃生舱,不知又是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胡小天哑然失笑,他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个逃生舱,他早已着手拆解并研究逃生舱,试图通过对逃生舱的研究尽快制造出飞船,可以前往暗黑纪的飞船,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,就算找遍宇宙的每个角落,他也要找到姬飞花。本来七七是他的希望,可是七七在恢复健康之后,却神奇地忘记了头骨中所有的信息,那两颗头骨也彻底消失不见了,即便是能够找到,头骨的能量也完全耗尽,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李无忧道:“我只想提醒你,凭借现有条件,制造出飞船的可能性不及万一,就算你侥幸成功研制出了飞船,也必须先掌握完全克制魅影的办法才能踏上征程。”

    胡小天道:“你总会有办法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无忧道:“希望永远都在……”

    胡小天道:“也许我应该出去散散心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十六,断云山闲云亭,胡小天独自坐在这座石亭内,坐看云海潮起潮落,深秋的山巅天气已经变得清冷,举目四望,霜叶染红。胡小天并非无缘无故来到这里,而是他记得三年前和须弥天的约定,当时须弥天和他定下了三年之约,给了他半边玉佩,让他三年之后来断云山闲云亭相会。

    胡小天昨晚就乘飞枭来此,一直等到夕阳西下,都未看到有人过来,心中开始渐渐丧失希望之时,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之声,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,荒山野岭,哪来的婴儿哭声?他循着哭声找去,没多久就看到一块巨石之上躺着一个女婴,那婴儿也就六七个月的样子,生得粉雕玉琢,看到胡小天到来,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住了他,居然停下了哭声,胖乎乎的小手张开,分明是索要拥抱。胡小天抱起这婴儿,却见她颈部挂着半片玉佩,胡小天慌忙将自己得那半片取出,两片玉佩刚好吻合,丝毫不差,胡小天心中顿时断定这孩子定然是须弥天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再看巨石之上,刻着三个字你女儿!

    胡小天低头看这孩子的眉眼果然像极了自己,依稀还可以看到须弥天的样子,胡小天又惊又喜,想不到须弥天跟自己的三年之约竟然是为了这件事,也就是说这三年间她偷偷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,若是按照正常的孕期推算,胡小天肯定不会相信这个孩子跟自己有关,然而秦雨瞳也是孕期长达两年,至今仍未生育,看来须弥天的身体构造也和常人不同。

    只是她为何将女儿留下,却不肯现身与自己相见?胡小天抱起女儿,站在巨岩之上,举目四望,但见暮色茫茫根本看不到他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低头看那玉佩,却发现两片玉佩竟然粘合在了一起,中间生出了一道蓝色细线。

    胡小天为女儿起名为平安,源于襁褓内绣着四个字,平安富贵,相比较而言,还是平安好听一些,富贵实在太俗,尤其是一个女孩子叫这个名字,更何况他胡小天的女儿生来就是大富大贵。胡小天带着平安返回康都之后,这孩子自然受到众星捧月般的欢迎,胡小天的所有红颜知己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,不过平安最亲的那个却始终都是霍小如,自从她蹒跚学步开始,几乎每天都会去霍小如的身边玩耍探望,众人都说这孩子和霍小如有缘。

    那块玉佩胡小天就给平安戴在身上,开始的时候玉佩只有一条蓝色细线,后来拿玉佩就蒙上了一层蓝色网络,再到后来,玉佩通体都变成了蓝色。龙曦月认为这玉佩古怪,担心对孩子不利,让胡小天将玉佩收起,可胡小天却认为须弥天绝不可能害自己的亲生骨肉。

    龙曦月和霍胜男虽然怀孕在秦雨瞳之后,可她们两人都是十月怀胎生产,生孩子反倒在秦雨瞳之前,两人生得都是女儿。

    七七自从恢复之后,就失去了昔日的权欲和野心,嫁给胡小天之后,专心当起了他背后的女人,婚后当月她就怀孕,胡小天本以为她的孕期会长达七年,却想不到七七居然七个月就已经生产,而且为胡小天产下了第一个儿子,按照两人当初的约定,这儿子让他姓龙,名字叫龙胡生,这名字也没有太大的意义,按照胡小天的说法,就是做个印记,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是他胡小天的种。

    之所以让他姓龙,无非是为了挡住一些闲言碎语,这孩子从出生起就已经被立为大康皇位的唯一继承人,若是姓胡,等于公然篡夺了大康天下。其实胡小天倒是多虑了,自从他掌控大康权力之后,大康渐渐恢复了元气,国力甚至更胜往昔。

    和大康的兴盛相比,大雍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,即便是燕王薛胜景执掌大权,也无力扭转大雍日渐衰落的颓势,国内叛乱此起彼伏,还好黒胡可汗完颜烈祖登上汗位不久,就遭遇北方几大部落的联手挑战,他自顾不暇,当然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继续南进的大业。

    胡小天在稳定国内局势之后,第一个拿下的目标就是西川,西川虽然被天香国实际上控制,可是西川民心多半向着大康,更何况胡小天在西川内部经营良久,发兵之后势如破竹,兼之西川内部有李氏旧将燕虎成联络接应,胡小天发兵的同时,天狼山阎魁率领部下从后方夹击,只花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收复西川全境。

    西川战事开始之前,胡不为偏偏生了重病,无独有偶,徐家的实际控制人徐凤眉也是如此,两人病症相似,只是徐凤眉表现得更重,在西川被全部攻克消息传来的时候,徐凤眉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余庆宝楼内,形容枯槁的胡不为充满忧伤地望着徐凤眉,他遍请名医,期望能够挽救徐凤眉的性命,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,仍然阻止不了徐凤眉的病情,望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徐凤眉,胡不为悲痛莫名,他捂着嘴唇咳嗽了几声,展开手掌,发现掌心中染满鲜红色的血迹。再大的雄心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,他本想一统天下,可是胡小天的强势崛起,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,期望和胡小天分南北二治,并存于天下,却没有想到突然染上顽疾。

    徐凤眉被胡不为的咳嗽声惊醒,睁开双眸,呆滞无视的目光望着胡不为,惨然道:“你……也病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不为笑了笑,不过马上又开始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咳了好久方才平息下去,喘了口气道:“不但是我,还有很多人都病了,尤其是徐家出身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凤眉点了点头:“自从老太太失踪之后,咱们徐氏就突然发生了变故……咳咳……难道徐家当真气数已尽……”她剧烈咳嗽了起来,苍白的面孔因为剧烈的咳嗽而泛起些许的血色,额头的青筋从轻薄的肌肤下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胡不为望着被疾病折磨得已经不成人形的徐凤眉,心中痛苦到了极点,他伸出手去握住徐凤眉瘦弱的手腕,昔日丰腴的肌肤如今只剩下了皮包骨头,包括自己在内,整个徐氏上下都被疾病折磨着,开始的时候,他以为只是偶然,可是随着越来越多徐氏子孙的病倒,甚至有些徐氏子弟,隐藏身份,不为外人所知,他们也都先后染病,而且和自己的病症相同。

    西川的溃败绝非偶然,尽管胡小天的实力极其强大,可己方也不是不堪一击,而现实却是徐氏核心力量的先后病倒,别的不说,单单西川,徐氏布局在西川的杨昊然、周默、萧天穆也都在病中,目前全都卧病在床。

    徐凤眉紧紧抓住胡不为的大手,虽然用力,可是却仍然有种握不住他,随时都会滑落的感觉,颤声道:“不为,你有没有发现,你有没有发现……病倒的全都是徐氏的人……这世上本不该有那么巧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胡不为的双目中充满了悲哀,昔日的雄心早已因病痛的折磨而蒙上一层厚重的灰色,他甚至产生了就此放弃的想法,如果可以换回徐凤眉和徐氏所有人的平安,自己宁愿放弃角逐天下的野望,可现实却是,他们要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疾病一个个的故去,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加痛苦?

    “西川那边战事如何?”徐凤眉仍然记挂着胡不为的事情。

    胡不为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淡然道:“早已不重要了。”是啊,如果生命的大限将至,那么胜负还有什么意义?任何人都斗不过命,他忽然想到了老皇帝龙宣恩,为求长生不择手段不惜一切,当年他甚至鄙视龙宣恩的行为,可是现在,他终于明白,自己也无法看破,自己也同样怕死。

    徐凤眉道:“我……我若是死了……你……”胡不为掩住她的嘴唇,不想她继续说下去,最近一段时间,他看到了太多的死亡,他最担心得就是徐凤眉离开之际,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要如何面对失去她的打击,不过打击也只是暂时的,自己也活不太久,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们就会在黄泉下重逢。

    胡不为轻声道:“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有……”临出门之前,又留下一连串的咳嗽。

    穿过后花园的时候,看到满地的落叶,方才意识到南国也已经到了深冬,虽然天气并不算冷,可季节仍然留下了应有的印记,落叶也有几
乡村超级富豪春色田野乡村村色丰乳肥臀少女的诱惑

TXT下载 上#*页 目h录 下*#页